您現在所在的位置: 首頁 > 科學研究 > 科研動態 > 正文
科研動態
華東政法大學屈文生教授做客我院當代法學名家講座
發布者:科研     發布日期:2023年12月13日 20:58     點擊數:

2023年12月12日下午,華東政法大學教授、博士生導師屈文生教授做客吉林大學法學院第386期當代法學名家講座,在吉林大學中心校區東榮大廈A716進行了題為“領事官何以行使治外法權”的學術講座。本次講座由吉林大學法學院呂麗教授主持,吉林大學法學院劉曉林教授、鄧勇老師、姜翰老師與談。吉林大學法學院部分博士研究生、碩士研究生參加了本次講座。

講座伊始,屈文生教授以“不平等條約何以不平等”為思考的出發點,首先提出問題:帝國主義國家如何在近代中國攫取司法主權?隨后,從領事官司法權的確立、領事官權力的分解、領事裁判權的本質三個層面展開。首先,屈文生教授認為,依照不平等條約、英王御準的樞密令/美國國會法令等成文法,英美兩國駐華領事官曾獲得非同尋常的司法權和管轄權。英美兩國領事官獲得領事裁判權后,成為集司法權、通商權和外交權等多種特權于一身的特權群體。自19世紀中葉起,限制或規制領事官司法權成為半殖民地國家反抗領事裁判權和英美本國政府加強治外法權統治的“共同目標”。

其次,屈文生教授指出,隨著領事裁判權的弊端日益凸顯,英美兩國官員開始尋求以另一種方式——即設置職業法院和混合法院的方式——來行使治外法權,以此鞏固和強化“治外法權統治”的運作。這一舉措表面上取消了公使司法權、限制了領事官司法權,但無非是以另一種形式鞏固了治外法權,且依然是一種“虛偽的法治”。英美兩國對于領事裁判權制度的反思,是出于鞏固兩國對華“治外法權法院體系”的目的,而非意在廢止在華治外法權。舊的以領事官為中心的審判體系由此逐漸轉向新的以法官為中心的審判體系。再次,屈文生教授著重探討了治外法權與領事裁判權,指出治外法權具體分為以下四種:一,領事官在領事法庭行使的完整管轄權;二,領事官在會審公堂內對以本國人為原告之案件行使的不完整管轄權,如“會審權”“陪審權”“觀審權”等;三,職業法官行使的完整管轄權;四,公使依國內法和不平等條約的規定行使的管轄權。這四種權力皆屬治外法權,但屬于領事裁判權的,只有前兩種。在此基礎上,屈文生教授仔細辨析了會審權、陪審權與觀審權的區別。

最后,屈文生教授總結道,在英美近代駐華領事官司法權被分解的同時,兩國在華確立的“治外法權法院體系”完成了轉型或重整。英美在華行使治外法權的主體,曾大致經歷過從一種雙主體向另一種雙主體的轉變即從領事官、駐華公使轉向法官、領事官的過程,前一階段行使治外涉權的主體以領事官為主,后一階段以法官為主。但這不過是兩國在域外管轄權制度安排中“左手倒右手”的把戲。英美在華設立的專門法院以及兩國在華推動設立的“理事衙門”可謂是“較小的惡”,兩國只不過是借“小惡”來粉飾帝國的法律暴力即單邊治外法權規治。這種新的“法官”和“領事官”雙主體司法的二元司法格局,因此等于是對英美對華“治外法權統治”的強化。

姜翰老師圍繞屈文生老師的講座進行了精彩與談,認為屈教授所分享的治外法權問題是中國近代法律史上的重要課題,值得深入關注。該講座一方面,從知識層面增進了關于治外法權,尤其是相關概念之間聯系與區別的認識,對于教學與科研均有重大價值。另一方面,從研究視角、研究方法與講授技巧方面,也值得在座各位的學習,尤其是法律史研究中的全球視角,與近代法律史研究中的翻譯思維,都是極富啟發意義的。講座的最后環節,呂麗教授對本次講座進行了總結,并對屈文生教授的精彩講座表示衷心感謝,講座取得圓滿成功。

友情鏈接 LINKS

 版權所有:吉林大學法學院 2018 ?    聯系電話:0431-85166014       地址:吉林省長春市前進大街2699號東榮大廈

曰韩精品一第7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