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所在的位置: 首頁 > 學院新聞 > 正文
學院新聞
學院新聞
建設世界一流的吉林大學法學學科
發布者:黃偉     發布日期:2023年06月23日 21:52     點擊數:

 

何志鵬

 

在中國,包括吉林大學在內的一系列高校,都在為建設世界一流大學而奮發圖強、積極努力。一個大學要想邁入一流,不是身處一流的城市、擁有一流的建筑、采購了一流的設備就可以達成目標的,一流大學需要有一個個一流的學院、一個個一流的學科。所以,作為吉林大學的組成部分,法學院要認真面對、縝密籌劃、著力解決如何在東北、在長春、在吉林大學建設好一流的法學學科這一問題,這不僅是中國高等教育發展給我們這代人提出的歷史性課題,也是中國法治發展給包括我們在內的法學教育界準備的挑戰性考卷,更是中國邁向世界強國、走向全球治理中心的新時代所賦予我們的光榮使命。

一、破除對一流法學學科的迷信認知

在建設世界一流法學學科的歷史進程中,我們要形成清晰且準確的時空定位。有一些法學教育工作者對于法學學科歷史發展進程和當今世界所處的狀況有些模糊的認識,容易將其所不了解的法學教育機構、法學教育體制理想化、神圣化,甚至認為,某些國家的法學教育高不可攀、遙不可及,不僅是我們要學習的典范,還是我們要模仿的榜樣。

然而,如果我們對高等教育發展史有較為明晰的認識,就不難了解到,起源于西方的法學教育,最初規模很小,層次很低,內容單調,經歷數百年的發展,確實取得了長足的進展,但也始終存在問題。世界各地的法學教育部門,只要還在積極進取,就一直憂慮著是否有足夠優秀的老師引領學生前進,法學教育是否能夠應對社會實踐。那些試圖走在學科建設前沿的法學院,總是在考慮如何與社會相接軌,如何響應時代的要求,如何進行改進和革新,使法學教育不至于落伍于法治發展;所有的法學教育部門都同樣面對著“知識傳授還是能力培養”之間的矛盾,都面臨著教學內容繁多和學生時間精力有限之間的困局。

需要注意的是,教育本身是一種技藝,并不像計算機一樣可以迭代發展,每一個法學院的教師、法科學生都必須從教學和法律的ABC開始,這同樣也就意味著,起步晚不等于趕不上,起步早也不等于總是領跑者。各國、各地區的法學教育不可能有本質的、天然的差異,先行者的歷史并不必然會轉化為能力上的碾壓式優勢。

所以,盡管某些國家、某些大學在法學教育方面起步較早,積累了較多的經驗,對于現在的法學教育有很多可供參照之處,但是他們的長處不難借鑒,他們的經驗不難汲取。在法治發展進程中,我們也同樣積累了自身的經驗,形成了自身的特色。尤其是,黨的領導下形成的國家健康持續穩定發展態勢、社會積極協調發展氛圍,為法學教育提供了可靠、可期的外部環境。如是之故,我們無需妄自菲薄,只要妥當地定準了方向,找到了合適的方法,充分激發教師和學生的活力,建設成世界一流的法學教育就絕不是一個遙不可及的夢想。

二、摒棄教學研究中華而不實的作風

建設世界一流的法學學科,不是靠虛張聲勢的花架子、假把式就能實現,需要扎扎實實地真抓實干;建設世界一流的法學學科,也不是靠貼幾條標語、喊幾句口號就能做到目標,需要在守正中創新,需要在求實中創新。

真抓實干、守正創新,要求在學科建設中避免華而不實的舉措。要把有限的時間和精力放到真正有用的事物上,避免被一些冗余的信息和無效的目標干擾,浪費了時間和精力,可以說,在法學學科建設過程中,凡是不能提升學科的實力、促進學科人才成長、改進培養方式方法的,都要三思而行,謹慎推進。要省去法學教育與研究中表面上看起來虎虎生風,但效果上卻根本沒有觸動學科發展真正內核的行為;減少形式上花枝招展實質上卻根本無法提升學科聲譽和魅力的手段。當今世界,亂花漸欲迷人眼。無論是擺在法學教育機構面前的機會,還是擺在老師和學生面前的誘惑,都數量眾多、良莠不齊。這就需要法學教育的從業者有一種看清時局的戰略定力,要分清是非、明辨對錯、洞徹虛實。

對于當今世界一流的法學院而言,它需要具備的條件與需要達到的標準就是:在學術上享有全球性的聲譽,擁有在全球范圍內具有影響力的學者,擁有在世界上產生深遠意義的學說和學派,提出了在全球范圍內獲得廣泛了解和認同的法學觀念、法治概念,主辦的學術期刊雜志、出版的系列叢書具有全球性的影響,在教學上獲得全球性的認同,培養出的學生被下一環節的接受者高度評價,校友取得了公認的成績,具有全球的競爭力,在國家的法律實務領域貢獻卓著,在國際法律職業共同體中享有盛名;在法學教育上效果顯著,尤其是助力于教師提升真本領、拓展新視野;助力于學生形成端正的世界觀、人生觀,學到真知識、新知識,鍛煉到真能力。只有去偽存真、去粗取精,才能夠保證法學教育、法學學科發展始終走在正確的道路上,而不至于歧路亡羊、南轅北轍。

三、提升一流法學學科的核心競爭力

對于理工學科而言,一流學科的建設發展很可能需要一流的外部環境、一流的實驗設施。但是,法學學科是一個以基本知識和判斷思考為主要內容的學科,如果把所有的相關因素做排列,而后最大程度的簡化,良好的法學學科其實僅僅需要“好老師”和“好學生”。有了這兩項,法學學科就可以羽翼豐滿、展翅高飛,反之,缺了這兩項,即使擁有其他各種各樣的良好條件,也無法的到成功。具體來看,就當前的法學學科建設發展而言,其核心競爭力包括一流教師、一流學術、一流課程與一流文化。

一流教師。大學,非有大樓之謂,而有大師之謂也。一流學科需要一流教師,意味著在這個學科中擁有著一批思考當代社會最基本、最重要、最前沿法治問題的頭腦。

還記得我在吉林大學法學院剛讀本科一年級的時候,上課的教室里有張文顯、鄭成良、吳振興、蘇惠祥、崔建遠、石少俠、車丕照、霍存福這一些法學的思想者。他們當時還是三四十歲的法學新銳,靠著他們敏銳的眼光、豐厚的知識、廣博的視野、深邃的智慧,縱橫捭闔、指點江山、點評風物,吸引了一批又一批的學生,在這里領會了法律的魅力,進入了法學之門。

當時的吉林大學法學院處在吉林大學的新校區,學生的住宿條件很好,但是教學條件乏善可陳??赡苣媚欠N條件和西南聯大時期的教學條件去比較,有些過于夸張,但是很難說比20世紀70年代的教學條件有質的飛躍。就是在那樣的狀況之下,在當時的課堂里走出了在21世紀蜚聲中外的法學家,至少在法學教育界,我了解的就包括蔡立東、林維、彭誠信、申衛星、王軼等;在法學教育界之外,更有很多優秀的律師、法官、檢察官??梢?,法學教育的核心競爭力永遠是大師,而不是大樓。

一流學術。在研究型大學里,學術著述是衡量學者的最終標準。有了大師,就能做出引領時代潮流的學術成果,發出時代的強音,吸引來一批又一批來自全國各地、世界各地的優秀學者,釋疑解惑、研學論道。這種學術風氣會進一步感染和吸引優秀的學生,并且讓這些學生在參與教學、科研和相關活動的過程中如沐春風、甘之如飴,由此而螺旋式地提升這個單位的聲望和影響。

在吉林大學,具有標志性的法學學術成果引領者法學學科的同仁跟進思考,也引領者中國法學深化開拓,矢志創新。我們深切地體會到,是這樣高水平的頂級成果,讓我們被認可和接受。

例如,張文顯教授對于中國法治建設不同階段的深刻理解和闡發,尤其是一系列的引領性論斷、標志性理論、里程碑式的著述,是吉林大學的法學學科得以在相當長的時間之內榮幸地受到中國的各個法學院所肯定和支持的重要原因。數十年來,無數吉林大學的法學學子體會學習到了權利作為法學核心范疇的要義,并且帶著這種思想引領、學術引領、觀念引領,走向四面八方,建設法治中國,貢獻人類命運共同體。

試想,如果沒有這樣的學術旗幟、研究標范,而只有追隨和盲從,人云亦云,即使有再好的物質條件,也很可能隨著時代的發展陳舊落后、被人遺忘。一流法學教育是呼喚著一流學術、也必然會產出一流學術的機制;一流學術也構成了一流法學教育不可或缺的科學靈魂。

一流課程。作為一個教學單位,教學必然是它的核心競爭力。一流學科一定是擁有一批可以傳之長久的高水平課程,這里的一流課程并不僅僅是頂級教授講授的,很有可能是一些沒有那么聲名卓著、但同樣很優秀的老師單獨或集體講授的高水平課程,這樣的課程一方面不斷與時俱進,更新內容和形式,另一方面也始終傳承著一些獨有的特色。

例如,吉林大學的法理學系列課程,不僅注重理論的深刻性,也特別注重與時代相結合、與中國社會相結合、與實踐前沿相結合,在實踐和時代中去拷問法學理論的新內容、新主題、新發展。同樣,包括民商法學、刑事法學、訴訟法學、法律史學、國際法這樣的傳統課程,在時代的發展中不斷揚棄以往的內容和形式,更新發展,形成讓學生覺得充滿魅力、并且形成屆屆相傳具有良好口碑的課程。

一流文化。人們經常說,“鐵打的營盤流水的兵”,如果從歷史的時間角度看,每一個人都是法學院的過客,雖然有極少數老師從法學學科的建設之初就見證著法學院的發展,但是,沒有任何人能一直陪著法學院走下去。因此,問題是能夠讓法學院一直是這個法學院的“營盤”是什么呢?那就是它的文化,尤其是制度和傳統。吉林大學法學院形成的力爭上游的師生文化、團結奮進的班子文化、尊敬先賢的院史文化,是學院始終保持戰斗力的鐵打營盤、核心競爭力。

同時,我們也深刻認識到,良好的制度可以遏制?。ㄖ辽偈怯行У乜刂疲┤诵灾異?。法學和很多其他學科一個最大的區別就是洞見了人性中惡的一面,并且在人性惡的前設下去規劃制度,由此避免不夠良善之人獲取更多的利益。良好的制度設計不僅是立法學在法學院的實踐,更能讓法學院立院長久。例如,吉林大學法學院的酬金分配制度總體上傳承了在鄭成良教授做院長的時期所形成的基本規范,此后盡管有一些小的調整,方向和方針是一致的。類似地,在博士研究生畢業、學生評獎評優方面,我們也不斷探索妥當的制度,避免制度被濫用,避免制度的運行起到不良的結果。故而,學院在民主集中的原則下縝密規劃制度,并且讓這些制度在運行中得到良好的落實、執行和實施,由此形成了一個“法治”的法學院文化。教師們和同學們努力遵守制度,并且在制度存在缺失弊病的時候,迅速向學院反映,使得相關制度不斷的改進和提升,學院相關部門和教師同學對制度進行爭辯研討的時候,我們也提升了對法治價值和作用的認知,深化了對法治需要不斷發展、改革完善的必要性的理解。

有年輕人來到法學院的辦公區,看到走廊里有一句話深受感動——“讓正義的陽光照耀我們”。這是一種很樸素的法治認知,它代表了一個法律人的坦蕩胸襟,代表了一個為法治中國而思考、為法治社會而努力的赤子情懷和純真理念。為此,我們不僅想到、說到,還要做到,這樣才可以拍著胸脯說:我們的法學院不僅是“有法學學術的法學院”,而且是“有法治理念的法學院”。

四、把握積極正面因素扼制平庸怠惰

每一個法學院都有它的優長,每一個法學院也都有它的短板。對于法學教育發展進步而言,最重要的是全面認知各項因素,進而揚長避短、取長補短。聚焦吉林大學法學院,如果進行簡要的SWOT分析,我們就會發現,它最有力的優點就是傳統深厚、形成了良好的學院文化,1948年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開啟的法學教育事業,在文革期間從未中斷,留下了良好的聲望,也留下了在逆境中奮進、在順境中騰飛的勇氣和精神。

但是它的短板也是非常突出的,那就是人才流出非常顯著,這也是社會上對吉林大學法學學科負面認知的關鍵角度。很少有人(但不是沒有人)會評論吉林大學法學學科的某一個老師有什么不好,但是人們都會說,吉林大學的很多老師走了,離開法學院的老師能建一個中國頂級的法學院。應該看到,即使這是事實,也不代表吉林大學法學學科就此衰落,這可能恰恰說明了兩個問題:第一,吉林大學法學學科培養出人才的優秀程度廣受認可;第二,吉林大學一直有培育出新的優秀人才的能力。我經常和同事們說,我們的學者有能力到其他學校(科研單位、政府部門)任職,這本身就意味著學者的成功、法學院的成功。反之,如果我們的同事沒有一個人能走出去,那可能是法學院的悲哀,這證明我們培養出來的人沒有被別人看重。接續的問題就是:為什么有人會走?背后的原因可能包括有父母需要贍養、有孩子需要撫養;吉林大學法學學科所給予的薪酬待遇不夠好;或者在吉林大學法學學科優秀人才過于密集,個人需要一個相對寬松的空間去施展自己的才華。所有這些理由都是正當都是合理的,唯一的問題就是,我們能不能有足夠的“向心力”來抵銷優秀老師們的“離心力”?尤其是,當這些優秀老師的離心力使他們的離開成為一種不可挽回的事實,后續我們能不能填補上這些老師的流動而造成的空缺和損失?

歸根結底,人的問題始終是學科建設的核心問題,能不能夠吸引優秀人才,讓優秀的人才心情愉快的與我們共建一流法學,這是我們長期的課題。同樣,如何讓大多數師生不畏“卷”的艱苦和激烈,避免怠惰慵懶地“躺平”,也是我們一直需要警惕的方面。

積極正面的消息是,數年前推進的吉林大學唐敖慶、匡亞明特聘教授體系,使得一批優秀教師的待遇顯著提升。據我了解,這一體系中的教師待遇比“長三角”的大多數學校的待遇有過之而無不及。同時,院級層面上也努力為積極奮進的教師提供各種各樣的條件。令人欣慰的是,吉林省為了留住優秀人才也采取了很多措施,在制度上給優秀的人才以積極有效的支持。

當然,地域上的問題仍然存在,人們對于吉林大學所在的地區經常還有些疑惑,例如,覺其偏遠、覺其寒冷、覺其落后。不過,在互聯網高度發達的時代,很多事務都可以遠程完成的,這使得我們教師的國內合作國際合作、包括政學結合,都有著很好的條件。在很大程度上,地域偏遠已經不再是一個真正的阻礙,至少不是一個實質性的阻礙。由于地域和氣候所帶來的生活方式差異,很可能為吉林大學法學學科的深入思考、沉靜反思、不斷追問提供了更為廣闊的空間。所以,吉林大學的法學學科建設,地偏心不遠,窮理思更深。

 

我們將依循著“明德篤行、隆法致公”的院訓,堅守著“發展為本、服務師生”的理念,秉持著“深耕法理、擁抱科技”的研究方向,踐行著“思想與智慧并存、情懷與溫度共榮”的學院文化,踔厲奮發、勇毅前行,在吉林大學建設好世界一流的法學學科。

 

友情鏈接 LINKS

 版權所有:吉林大學法學院 2018 ?    聯系電話:0431-85166014       地址:吉林省長春市前進大街2699號東榮大廈

曰韩精品一第72页